高铁堪称工业社会的杰作,高铁车站则是建筑界的后起之秀。

从直立行走开始,因为前肢不再司职移动,人类需要不停发明出扩展自身活动范围的技巧、技能或技术。 终于有一天人们掌握了最具破坏力的能量,制造了最宏伟的机器来控制它。

骡马和骆驼队踏实了一条条道路,畜力车紧接着压出一道道车辙,使用化石动力的交通工具对路面要求过高,修筑了成千上万里的公路,很快能给到达水中、天上、太空,而运力稳定强大的当属轨道上的交通工具。

当高铁列车徐徐进站或启动时,看起来那么轻盈顺畅,它流线型的身躯和良好的噪音消除技术,导致观察者很容易忽略那股驱动它的能量。 偶尔有辆不停靠的列车高速通过时,则是感觉、声音、视觉结合的盛宴。 车身与铁轨之间因为高速运动下强大的作用力,混杂着高速移动穿破空气的声音,绝对超过最吵闹的工厂对你注意力的破坏; 身处此物距离仅仅不到十米,同时能感受到不可描述的气压变化,体会身心的压力感——人在突然压力下会分泌激素让主体作出反应并有了压力的感觉; 视觉上,你能看到它却看不清它,转眼(需要转头)它就彻底路过你消失。

这种力量当然要用一种让人觉得很可靠的东西来封印。 为了控制列车方向,建造了结实的高精度轨道;为了使得控制可靠,不受通过地点的周边环境影响,建造了绵延不断的高架桥和隧洞用于安放轨道。

车站,则为乘客提供一种踏实的安全感,像巨大的殿堂所赋予无上的权利,像宏伟的庙宇所暗示无边的虔诚。 高高在上的巨大穹顶,毫无疑问的在无条件加固乘客的虔诚和信任.。

纵观交通运输的几种解决方式:浮动、滚动(公路/轨道)、空中、管道,都有类似的过程。 轨道的强度反映了所控制力量的强度,车站的大小反映了人们的信任程度。

Suzhou

图片摄于苏州站入口,穹顶覆盖了摄影所在位置的大部分视野,目之所急只有对面的城门和巨大人像。毫无疑问,高铁车站值得一座城去仰视

on travel